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3rd Sep 2013 | 中國評論 | (228 Reads)

香港政改必須經過人大規定的“五部曲”,中間關鍵的第三部,是立法會以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而通過與否,實際是手中掌握了六票的民主黨說了算;2005年曾蔭權嘗試拉散票,結果功敗垂成,要原地踏步。2010年則因為民主黨跟中央談妥了,之後便通過了。

一般人認為上次民主黨跟中央密談之後作出妥協,因而於2011和2012年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吃了大虧。這是外行的皮相之見,最起碼,民主黨內部從來都不是這樣總結這兩次選舉失敗原因的。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1st Sep 2013 | 中國評論 | (102 Reads)

“一國兩制”設計的時候,香港和內地的經濟水準相差很遠。我還記得,於上世紀80年代來港訪問的內地朋友,對香港的物質繁榮無不感到震撼,即時感慨流淚的也見過不少。發展到今天,連在30多年前只不過是幾個貧窮小村的深圳,其GDP也快超越香港了。中國這960萬平方公里山河在這短短數十年間滄海桑田,翻天覆地的變化,可能是包括鄧小平在內,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預見得到的。香港這一邊,相對起來,發展算是比較慢,變化比較少的了,但回首一看,也換了人間。當年“一國兩制”設計的許多假設,其合理性也必然因為客觀形勢的巨大轉變而不斷蒸發,這老牛破車,無論如何也得要作重大翻修,才能繼續有效為中國,特別是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的未來發展服務。

這必要的反思,我在這裡開了個頭,本文繼續拋磚引玉,希望能促進大家對這問題的思考。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7th Sep 2013 | 中國評論 | (218 Reads)

中評社香港9月17日電

對於香港將要面臨的決戰,建制派的態度很複雜。過去一段時期我花較多時間去批判反對派和跟他們合唱的建制派“鴿派”,其實建制派“鷹派”對事情的認知也存在一些盲點,需要正視。

建制派“鷹派”朋友談起,許多時都聽到“長痛不如短痛”的提法。不少人年紀大了,反而有點急躁,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見到香港撥亂反正,重上有活力的正途。“決戰”是一個很形象的名詞,但最近才開始出現於我的文章,最早用的反而是反對派,特別是戴耀廷。他們是一種奪權心態,打贏一場仗,奪了權,便大功告成。至於香港有了“真普選”之後怎樣生存和發展,他們連想都沒有想過。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1th Sep 2013 | 中國評論 | (225 Reads)

中評社香港9月11日電

最近在一次座談會上,台下有人提出政治人才培訓問題。我很簡單的回答:“政治人才不是培訓出來的。”

不知從那時問始,我們什麼都要培訓。事情上,所謂培訓也者,是西方支離破碎地或知識分門別類到了最後“非技術化”(deskilling)的副產品:把解決問題的技巧分解為幾個基本動作,見招拆招。於一個機構來說,對經過非技術化培訓的人員工作的效果,有很大的掌握,可以保障系統的穩定和服務的水平。更重要的是,非技術化之後,對人員的要求不高,而且每個都成了標準化的螺絲釘,隨時可替換,人員的討價還價能力低,有利於降低成本。基於此,非技術化於近二十年大行其道。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7th Sep 2013 | 中國評論 | (147 Reads)

中評社台北9月7日電

 

上周我在這裡發表文章狠批美國駐港新總領事夏千福不符外交人員身份的高調言行,次日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宋哲會見了他,會後宋哲發表的談話內容,顯示他毫不客氣的批評夏千福。原文很簡短,特全部轉錄如下:“宋特派員介紹了香港回歸16年以來‘一國兩制’成功實施情況並就有關問題闡明中方立場。宋強調政制發展問題是香港內部事務,外國政府和官員不應干涉,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無視《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插手和干預香港事務。希望美駐港機構和人員尊重‘一國兩制’,遵守《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和《中美領事條約》,不以任何藉口從事與身份不符的活動,不做任何有損香港繁榮穩定和中美關係大局的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