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30th Jul 2013 | 中國評論 | (171 Reads)

中評社香港7月30日電

今日香港政局之難,難在於經過了過去兩年多的反覆折騰,所有真神假鬼幾乎都毫無例外地被逼短暫現了真身,但是另一方面,因為這些牛鬼蛇神全都混在不同的既定標籤群組中,在不少場合裡,一時之間也分不出誰是人、誰是鬼。就說梁振英自己組成的班子之內,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就經常對外發表他的個人意見,說怪話。宣誓保密的行政會議開會內容,誰的態度如何,說了什麼話,似乎都很快便漏了在外邊;甚至連更小範圍的司局長“早禱會”內容也好像難以守秘。市上很多人懷疑,陳茂波較早在行政會議中申報了他在古洞的土地利益問題,這才引致他今天惹上麻煩。

梁振英自己的班子尚且如此,更外圍的建制派議員,更難有紀律可言。自主席開始,今天好像人人都是反對派了。這也難怪,以香港時下流行的政治倫理,撐CY有什麼著數?自己犧牲了對大局又有何好處?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3rd Jul 2013 | 中國評論 | (237 Reads)

中評社香港7月23日電

根據坊間相傳的分析,此刻是全球經濟的柺點:中國失速,將由盛而衰,而美國則明顯復甦,將結束量化寬鬆,逐步提速。我不接受這明擺是源於美國夜行吹哨的論述,但無論如何,有一點很清楚,全球經濟正進入氣流區,將會很不穩定。香港這個島形經濟,向來都嚴重受外部形勢影響,這回當不會例外。

自開埠以來,香港經歷過多少次經濟起落,這回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這個“東方之珠”黃金寶地一定能夠挺得過去。但是另一方面,每一次經濟起落循環,都各有不同,也必然會為不同市民帶來喜與憂,以及財富的再分配。今次特殊的地方,在於它將發生在香港政制發展至普選前夕的關鍵時刻,到時很可能出現一場戴耀廷說的“決戰”;換句話說,政治危機會在經濟不安的環境中出現,甚至很可能出現政治和經濟同時發生的情況。這些可能性,我們都不可能視如不見,或者不預作籌謀的。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8th Jul 2013 | 中國評論 | (105 Reads)

中評社香港7月8日電

埃及軍方於7月3日發動軍事政變,推翻上台剛滿一年的民選總統穆爾西並將他軟禁,他所屬的穆斯林兄弟會三百名高層被逮捕,最高憲法法院院長曼蘇爾四日宣誓就職臨時總統。這是埃及2011年以來的第三次政權更迭,馬上觸發了主要是伊斯蘭教徒的前總統支持者和非伊斯蘭教徒及較自由化伊斯蘭教徒的軍方支持者於埃及幾個主要城市的流血沖突,有十多人死亡。穆爾西所屬穆斯林兄弟會等伊斯蘭主義聯合組織於7月6日清晨聲明,要求軍方讓埃及第一位民選領導人復職,否則將發動進一步“和平”抗議,且強調不會放棄街頭運動。

這事件應該給我們反對勢力和香港市民很大的教訓。它以血告訴世人,一個由普選產生的領袖,同樣可以不具認受性,和不能有效解決社會中存在的各種問題,證明“普選萬能論”可以休矣。

香港市民應該三思,普選是不是我們特首認受性的唯一來源?認受性究竟是什麼?是誰說了算?說到底,並非普選產生的梁振英是否就不具認受性?反對派把他標籤為“689”,按照這邏輯,奧巴馬又是多少票選出來的?要知道,“認受性”是一個憲制政治的概念,梁振英好歹也是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依法選舉產生,並且得到中央任命的,這就是他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合法性和認受性來源。反對勢力提出所謂的“認受性”問題,原因現在已經越來越明顯,他們根本就不承認《基本法》、不承認中央政府,他們要的不是憲制政治,是要搞廣場政治,恰恰與他們所說的認受性相反。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3rd Jul 2013 | 中國評論 | (195 Reads)

中評社香港7月3日電

近月來反對派越來越放肆囂張,市上一般估計他們會趁機把一年一度的“七一”遊行搞大。怎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場驟雨,把人都淋失了一大半。這一淋,也把反對派的群眾基礎進一步暴露。這群眾看來是龐然大物,但大都沒有承擔的,在雨中的表現跟看建制派安排表演的群眾幾乎一模一樣。

說到底,“七一”遊行從一開始便是一個另類嘉年華集會,參與者抱著他們宣傳的“快樂抗爭”心理,一家大小,連嬰孩都推上街去湊熱鬧。群眾中的爭取議題五花八門,各說各話,之後組織者隨便的把人數報大幾倍,並且騎劫了他們,把自己的私貨塞進去,弄到好像是數十萬人爭取同一目標的樣子。關鍵是參與者大都甘願被騎劫,而且樂此不疲。“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就是這樣一回事。反對勢力這樣的烏合之眾,我們毋須過高的評估他們。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