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官商勾結」這說法,於最近幾年才出現,而且直至最近,主要還是屬於「激進」的語詞。但是最近《東方》連續三天的揭發醜聞,當今特首被「捉奸在床」,百詞莫辯,而且在其他傳媒跟進,立法會窮追猛打,連他直屬的廉署都要被逼尷尬介入,將要暴露於世的醜聞和細節將會越來越多。最起碼在目前的表面證據之前,「官商勾結」的指控在絕大多數市民心目中,已經坐實,不再是一種推測。

香港市民向來都以官員廉潔自豪,而我們除了還未有全面普選之外,立法會已經有過半議員由直選或半直選產生,大都以監督政府為己任,加上有同樣使命的傳媒和司法獨立,以及市民動不動就開動手機攝錄、上街示威抗議,你說得出反貪防腐的機制,香港都應有盡有;按道理說,「官商勾結」不具生存的土壤。但是這回醜聞竟然出現於最高領導人身上,而且還那麼多姿多彩,相信絕大部份市民都大跌眼鏡。

 (閱讀全文)

政治真的一天都嫌太久!上周的變化真使人目不暇給。

首先是地下「唐宮」的曝光,從上周四晚他於捂無可捂的情況之下,與老婆一起出來承認僭建開始,唐英年的政治生命基本上結束,市上群起而攻之,罵他「賣妻」和「死不退選」。今後他的地位已淪為陪跑,與特首無緣了。

但平心而論,雖然唐英年對她不忠,但唐太於對丈夫處於困境之際的忠實支持,冒着有可能要坐牢的風險,把所有責任扛在自己的肩上,的確值得敬佩。與之同時,數百名選委已經給了唐英年提名票,他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之下堅持不退選。今後這四十天,唐英年明知勝算無望,還要厚顏去天天面對群眾的冷嘲熱諷,應視為他對提名的選委負責。這種體育精神,是一種對朋友好意支持的承擔,我們也應該給予肯定。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7th Feb 2012 | 大公報 | (81 Reads)

董建華於開始時並不在意民意,認為他只要做好工作,市民最後一定會明白他的苦心,支持他的工作。只是他只顧做好事,但卻內外得不到支持,頭頭碰黑,民望大跌。在鍾庭耀事件之後,他開始重視民意,找劉兆佳做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做頻密而廣泛的民意調查。到了宣稱「視民意如浮雲」的曾蔭權,他任內所做的事情,明顯都是為了維持高民望。但是他的心戰室使盡政治化妝師的渾身解數,都不能停止他民意自2008 年年中開始的持續下跌。

迷信飄忽的民意,是英語國家,尤其是美式選舉文化的產物,最後弄到形成了當選之日,便是下屆選舉工程開展之時,「日日都是選舉日」的「永恆選舉工程」。以調控民意為專業的政治化妝師,上升為國師級地位。說白了,這只不過是避重就輕,迴避爭議,遇事快速降低損失,維持政客良好形象的心戰工程,目標並非解決問題,實行有效管治。這樣做了二十年,英語國家的領導人選舉工程經常有突破,但選出來的卻都是銀樣鑞槍頭,治國無力的傢伙。奧巴馬是這選舉文化的標準產品,馬英九、曾蔭權等,也是同一氛圍之下的次一級產物。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6th Feb 2012 | 大公報 | (49 Reads)

今天香港的畸形媒體生態,一方面是西方「新愚民政策新聞學」的濫觴,同時也是中央和特區政府長期採取息事寧人的綏靖政策所助長。實踐證明,綏靖政策是失敗的,特區政府和市民都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

不管其政治取向,事實上絕大部分較嚴肅的新聞從業員都信奉一套專業的守則。公平報道事實是公認的最低標準,嚴守這底線,問題出不到那裡去。記者介入事件,作偏頗、甚至背離事實,或捏造事實的報道,如創造性新聞、煽動性新聞、炒作性新聞、對官員無禮辱罵、蓄意誤報前領導人死訊等,官方都毫無原則的容忍,甚至不予反駁,不作譴責,不敢懲罰,還沾沾自喜的認為這是「新聞自由」。結果市民之間首先便弄不清事實的真相,下下需要由「時事評論員」代為闡釋。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5th Feb 2012 | 大公報 | (40 Reads)

《基本法》規定,特首要同時向市民和中央政府負責,行政長官有兩個老闆:市民和中央政府。市民選他出來,中央政府任命他。這兩者都各有不同的要求和規矩,而當中不無衝突之處,過去兩任的特首都在兩者之間走鋼線、搞平衡,效果不佳。

對中央而言, 「行政主導」的意思就是全香港只認特首一人,特首是特區的唯一正式代表,一切歸他負責。特首只要緊靠中央,市民這一邊沒有擺不平的地方。

在以往,任何有志要當特首的人,只要被人懷疑他當權後會緊靠中央,不久便會被搞臭搞垮,未出閘便先失蹄。另一方面,中央讓大家都知道,它希望有一個「各方面都能接受」的特首,而有刻意經營多年,最終連入場券都拿不到的羅德丞慘痛教訓在前,任何想問鼎特首的人,都不敢沾上「原罪」。所以向來建制派的「疑似」特首候選人,都是政治面目模糊之士,這些人當上了特首之後,又要求他們於關鍵時刻頂住「民意」,與中央保持一致,簡直就是緣木求魚了。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