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當大家都只聚焦於「唐梁之爭」時,我上網看了有關反對派搞的所謂特首「初選」鬧劇。這裡,我見到已丟了電話號碼的四十年老友甄燊港兄,和他的反共老調。但我最欣賞的還是黃洋達,他明顯是在享受他自己相信的表演,板起面孔告訴人家「這是真的假投票」。但是除了這干擾性的行動,「憤青」們還能做什麼?王岸然兄對此很失望,希望他們能搞革命。只是香港的基調至今還是「人心思變」,而不是「人心思亂」,大形群眾運動搞不起來,這個政府倒不了。更重要的是,反對派幕後的外國大老板也不想此刻在香港跟中國撕破臉皮作直接衝突,孤軍作戰,幾個憤青除了搞干擾之外,還能搞什麼?

 (閱讀全文)

網上評論更加自由奔放

上周我正面處理了國家安全立法的問題,結果引來沈旭輝和鄭經翰率眾圍毆,而《信報》則第一時間通過一個我不認識的「評論版編輯」給我發電郵,以「自閣下近期專欄文章刊出後,均引起各方熱議,甚或掀起一點風波。經編輯部連日開會商議,建議先生暫時擱筆」這與其聲稱的辦報原則相距十萬八千里、毫不專業、不知所謂的藉口,即時終止了我跟《信報》自創報第一天以來三十多年的關係,封了我的嘴。連我跟讀者說聲再見的機會都沒有!

只是自有互聯網以來,每個人都可以是一個獨立媒體,除非他們在網下把我關起來,或者消滅了,不然的話,沒有人能封我的嘴,不讓我發聲。這裡鄭重宣佈,各位支持我或者反對我的人,我不會被封嘴的,在網上我的言論只會更加自由奔放!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7th Jan 2012 | 信報 | (1140 Reads)

鄭經翰上周五花了近三千字來罵我,大部分是做「文抄公」,沒有一個字搔正癢處——「香港出現生化襲擊的機會委實太過背離事實,機會等於零」——真箇是「膠」人「膠」語,噏得就噏,你這話有什麼根據?你懂得多少生化襲擊?我的分析「背離」了什麼「事實」?請拿出證據來,告訴大家為何生化襲擊的機會等於零!只是根據鄭經翰竟然毫無常識認為「退伍軍人桿菌」是要「預先埋下」的來推斷,可見他是徹頭徹尾的無知,純粹「膠」噏。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0th Jan 2012 | 信報 | (5115 Reads)

自從孫明揚因在新政府合署大樓私人廁所中蒙恙,染上致命的退伍軍人症之後,特區政府雖然拋出各種不知所謂的煙霧,但市上已經開始流傳一個陰謀論:這是一次生化襲擊。

像所有揮之不去的陰謀論一樣,這裏沒有任何足夠證據,證明這真是生化襲擊。雖然目前所有解釋都不足夠,而陰謀論卻能解釋所有現象。試想想,退伍軍人桿菌一般滋生於老舊骯髒的陰暗環境,如舊樓的冷氣槽,但現在已經證實病菌並非來自孫明揚的官邸,源頭是「門常開」這個全新政府合署和立法會大樓的建築群。

不管媒體如何努力炒作,政府如何避重就輕的配合,退伍軍人症的出現,絕對並非趕工或者倉促驗收的結果(因而毋須問責曾蔭權或唐英年)。更形迹可疑的是,它並非集中於一點,如儲水箱,而是分布於超過十二個不同地點。現在幾個菌點同時出現,循縱火案調查的思路,原因只能分類為「可疑」。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3rd Jan 2012 | 信報 | (175 Reads)

今天我想談談我們下一屆需要一個怎樣的特首。這裏我頗同意周八駿兄最近在本報反覆強調「繼往」與「開來」的提法。

回歸已經十五年,不管怎樣,「繼往」這一階段應該告一段落,從下屆政府開始,應該從「開來」着眼。這跟我「人心思變」的提法有類似的地方:都排除蕭規曹隨,要求新思維、新方法;分別之處,在於我從民心出發,他則從發展規律入手。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