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31st May 2011 | 信報 | (115 Reads)

何俊仁本月中(10-12 日)在《明報》連續三天發表他的〈結合多元抗爭路線〉系列,很吃力地闡述民主黨主流的反共論和策略,結果除了給王岸然兄在這裏狠批他「十大無恥」之外,到我為文之際,仍是「零回應」。反對派既反智,又黨同伐異,何俊仁一方面告訴他們彼此目標一致,卻又要批判人家「是專制思想的根源,亦是排斥不同意見的反科學精神」,遭冷待是意料之事,是給面子民主黨,不想撕破臉皮。民主黨零回應,我們只能憑常理解讀為同意;對於反對派龍頭組織的代表性論述,我們還是需要給面子認真對待的。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24th May 2011 | 信報 | (64 Reads)

上周的文章引起香港和內地朋友的反響。香港朋友覺得我「太激」,內地的朋友則一般較欣賞。我還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我剛當政協委員時,港澳組是最敢言的地方,今天的香港組,人數是當年的好幾倍,但卻成了最不敢言的組別。很可惜,香港最值得珍惜的言論自由,回歸以來遭反對派天天濫用、誤用,愛國愛港人士,則扮反對派者有之,更多是噤言,萬馬齊喑,習非竟然成是了。

跟內地的言論比較,其實我一點都不激。近日故宮出了多宗醜聞,內地媒體已經用上了「失去國魂」這樣的字眼了。簡單的說,國魂就是核心道德價值,或者核心共識,這比我說的「道德淪亡」,又上了一個台階。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7th May 2011 | 信報 | (157 Reads)

內地最近多次出現食物安全事件,中央領導人多次高調提出「道德」的問題。事實上,整個西方世界弄到今天的一團糟,香港局面的一塌糊塗,說到底,都是由於道德淪亡。

我從來都不是道德主義者, 「道德淪亡」這句話不易說出口。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西方新自由主義泛濫,香港這個本來空虛淺薄、並且完全開放的殖民地,不但首先被淹沒,還成了新自由主義經濟的神話。「上下交征利」,給美化為是自然的、應該的、美好的事。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0th May 2011 | 信報 | (272 Reads)

Picture

在記憶中,堂堂一個政黨,需要花錢買廣告位置來對付一個評論員的,好像沒有先例。按道理,如果公民黨或黎廣德投稿反駁我上周的文章,以我了解《信報》的作風,它一定會一字不改的照登, 以示持平公道。但是公民黨竟然願意掏腰包來抬舉我,我「受寵」之餘,真也有點「若驚」。

細看這政治廣告之後,發現公民黨原來已經改行做「帽子工廠」,只是學藝不精,是家「山寨廠」。它在廣告中套給我的五頂大帽子,全都千瘡百孔,怎樣套也套不上。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3rd May 2011 | 信報 | (769 Reads)

本來我已寫好今天要發表的文章,但是看了黎廣德上周四於《明報》發表的文章(他一稿兩投,上周五再於本報發表)大放厥詞,使我忍不住要趕寫這一篇駁斥他。

我且先引用來自facebook對這位公民黨副主席的批評:

不起喺你屋企附近,又話不惠及小市民;起喺你後園,又話污染你屋企;用high tech,又話本地工人沒工做;用low tech,又話懸浮粒子;全部做到超spec,又話大白象;照價錢限度,又話環保大晒;免費過橋,又話鼓勵污染;收污染稅,又話整死小商戶;新舊巴士照行,又話污染超標;全部換兩用車,又話政府亂花錢;找外國公司,又話不保護本地工業;找本地公司,又話官商勾結;迎合你班文盲,又話政府無能;改革教育制度,又話政治迫害;只管金融房地產,又話年輕人沒有機會;政府搞科研,又話花錢搞精英主義;無限金錢請外國科研人回流,又話政府屈機。

這位網民對公民黨政客的偽善嘴臉描畫得遠比我高明;如果不稱公民黨為反對派,我實在難以找到更適合的名詞!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