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9th Jun 2010 | 信報 | (41 Reads)

從政改最後峰迴路轉的發展、各公眾人物的反應,反映出香港人的政治水平和道德倫理等,我只能以「慘不忍睹」四字來形容。我們先把不少人公然抽水、變臉、踐踏、搶功等無關宏旨的醜態撇開,聚焦檢視沐浴於同樣強烈的表揚和責罵中、但近期必將繼續左右大局的主角民主黨。

大家不知道有沒有留意,民主黨作出了驚世的轉軚行動之後,除了誓神劈願再三聲稱絕無出賣民主,他們的決策背後,除了一黨的利益之外,似乎再沒有任何更高的理念和指導思想可以拿出來告訴大家。我們見到的,反而是如張文光沾沾自喜的大爆跟中央談判的秘申,和他要求中央「徙木立信」,而其實是他們自己先停止搬龍門,以及閉門和公開承諾如中央接受「一人兩票」方案,民主黨便一定集體投票通過政改方案來示信的過程等。於此可見,民主黨今次的轉軚,明顯是本身利益這功能考慮的結果。

All or nothing 價值觀

同樣是轉軚,堂堂反對派第一大黨,反而遠遠不及六年前毅然拒絕綑綁、孤身轉軚投政改棄權票的劉千石的水平。劉千石從不擁抱「又傾又砌」這又吃又拿、理念空洞、純粹是「搵着數」的「精仔」策略,反而在內外不討好的巨大壓力下,再三提倡「大和解」,呼籲民主派與中央政府各退一步以加強溝通,認為「大家退一步,對話才有空間」。

這無他,今天民主黨內部完全缺乏從大從遠思考問題的戰略家,而以戰術上反應快、唯利是圖、見招拆招為最高境界。以大佬代替大腦,結果就只可能是如此淺薄。張文光在《星島日報》的訪問中坦言需要反思民主運動中all or nothing的價值觀。他不說猶自可,這樣一說,反而使我大吃一驚。

All or nothing 竟然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價值觀!張文光真是一鳴驚人。全世界的民主派都知道,議會民主恰恰就不是 all or nothing,不是要鬥個你死我活。真正的民主派都相信不同的政治力量通過妥協求同,在議會中多數決定,但要照顧少數的利益,和平有序地依法解決矛盾。要嗎就我通吃,不然就拉倒,這根本就不是民主的價值觀,只是如社民連等反民主的民粹價值觀。民主黨的政治水平如果是這麼低,連這個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的話,那就難怪他們過去長期表現為最大的反對派了。

其次,民主黨過去的做法都是all or nothing嗎?也不是。他們曾經放棄所有原則作妥協,與不公不義的殖民主義者合作,支持彭定康的「三違反」「新九組」政改,鞏固了功能團體選舉。可以說,今天的民主黨是在彭定康的羽翼底下成長的。坦白地承認吧,民主黨一貫堅持「民主拒共」路線,因此all or nothing的態度、你死我活鬥爭的對象,單獨只是針對他們視為敵人的執政共產黨而已。民主黨是可以妥協、並且懂得如何妥協的,只是以往從不與共產黨妥協而已。

這就解釋了為何民主黨這次轉軚之舉,在黨內外引起這麼大的反響。「民主拒共」而不是all or nothing,才是香港所謂「民主派」的共同最高價值。民主黨這回與共產黨作了買賣,徹底違背了「民主拒共」這根深蒂固的最高價值,卻說不出一個道理來,何俊仁自詡為「開創了與中央政府談判的路」,只是「又傾又砌」的翻版,這才難看,和難以自圓其說。

如何對待中共

民主黨真要反思的話,便不要自欺欺人,要處理如何對待「一國」中長期執政的共產黨這個最根本的問題。說到底,民主黨與社民連之間將來最大的分隔,只是反共和不反共而已。事實上,這也是回歸以來,香港社會必須要解開的心結,也是我和朋友們去年要搞「香港再出發」聯署的原因 。香港人可以不愛共產黨,但卻不能不承認香港在中國憲制的位置,和共產黨的執政地位。民主黨要再出發,也一定要跨過這一關。

在過去,中央政府和民主黨是互不存在的:你不承認我,我也不承認你。因此,這回溝通的最大突破,是首先民主黨承認了中央政府憲制的地位,之後中央也承認民主黨的地位,之後才有對話溝通,才有今天的政改妥協。

在接觸途中,民主黨釋放出不少善意的訊息。政治上,支聯會、教協和民主黨的核心,長期是三位一體(事實上,普選聯的成員,絕大部分跟支聯會都是核心。)大家可留意,教協今年特別為「六四」製作了短片 ,立場不變,但內容已經再沒有「解放軍天安門廣場屠殺學生」、「坦克車輾死人」等謊言,和「屠城」的誇張指控。而「六四」晚會中,「結束一黨專政」這使用多年的老口號已經不再出現。那即是說,民主黨視它與共產黨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再是敵我矛盾,共產黨已經不再是它要鬥個你死我活的敵人。用張文光的說法,兩者再不是 all or nothing。

激進路線沒有出路

那麼,為什麼民主黨會有這樣的改變?這改變是否功能性的權宜之舉?今後會否回復敵對關係?這些問題,民主黨需要想清楚,並且跟市民和中央說清楚,因為這對各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影響重大的戰略性問題,民主黨是有責任要作出交代的。

就以「六四」而言,如果不以共產黨為敵,和打倒它為目標,支聯會雖然仍然可以堅持它對這事件的看法,但卻不能再以此咬住不放,成員處處扮演反中亂港的反對派角色。在反思的過程中,民主黨應該清楚,當反對派是沒有前途的,激進路線是沒有出路的。激進的結果就是要造反、要革命。香港要造反、要革命嗎?把切古華拉天天穿在身上標榜自己是「革命」的「長毛」,他在造反嗎?他能革命嗎?他只是做騷騙人騙己而已。民主黨一定要把這問題想通想透,才能面對社民連的挑戰,與其辯論,說明今是昨非、為何要轉軚;也只有這樣,才能站穩腳步,少失票,多得票。

如果民主黨真能反思清楚,知道現在是做什麼,將來要怎樣做,它就能跟執政共產黨建立長期和穩定的和平關係。這種關係並非像他們要求那樣,在制度上建立一個溝通平台,便能解決問題,而需要一定的互信。

這種互信今天是不存在的,但它一旦存在之後,跟中央溝通對話便也再不是今天建制派的專利。而這一點,正正就是建制派議員最介懷的地方,在上周立法會政改的辯論中,已經表露無遺。政治永遠都是現實的,建制派勤皇無力,阿爺當然要另找高明。我只想指出,今天的建制派,是阿爺一手泡製出來的;它的庸碌無能,阿爺需要負很大的責任。但是民建聯等如不趕快努力自強,光是把黨員發展到兩萬也是無濟於事的。


劉廼強 | 26th Jun 2010 | SCMP | (9 Reads)

The expatriate community in Hong Kong has, on the whole, welcomed the constitutional reform package and is happy to see it passed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This group of residents was largely brought up in a democratic environment and they are all for the early implementation of universal suffrage.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y make their living here and certainly don't want any trouble. Moving smoothly forward under a compromise deal is therefore the best outcome.

However, the outcome did come as a surprise as nearly everybody had given up hope and was expecting a deadlock.

Looking back now, this was just the natural course of serious negotiations. In all such talks, both sides want to gain the most, and therefore drive a hard bargain. The sweet spot is reached when neither side can yield any further, negotiations are about to break down, and one last attempt to reach an agreement dramatically produces a win-win solution.

This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in the haggling between the Democratic Party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e official package announced on April 14 was the first offer. The textbook response from the Democrats was to flatly reject it, calling it a backward move.

It then returned with a three-point counterproposal and announced it to the public. After the Democratic Party and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liaison office finally met on May 24, and it became clear that the democrats' counter-offer would be rejected, the negotiations broke off, and both sides announced that a compromise solution was unlikely.

Middlemen then came onto the stage to explain to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hat the Democratic Party could not concede any further and that this was indeed its final off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ultimately struck the deal when it received confirmation that the Democrats had agreed to cast their votes in favour of the modified package.

This proved to be the best deal that either side could ever get under the current situation, short of an outright violent confrontation. Both sides came out as winners, and most people in Hong Kong are happy to see the democratic process moving forward and large-scale confrontations averted. The Democratic Party admitted that it is now learning to drop its all-or-nothing attitude. This is, in fact, the very spirit of parliamentary democracy that is lacking in some other factions of the pan-democratic camp.

Even for the Democratic Party, it seems that its members' behaviour is more about self-preservation than the result of a paradigm shift. Without a deeper clarification of their ideology and firm justification for their apparent about-turn, it will be very easy for them to revert to the dissident behaviour to which they were so accustomed.

Now that the Democratic Party is in the limelight, and enjoying the glory of a successful vote, other dissident factions that feel left out may dig in further - and the only position they can take to differentiate themselves from the moderate hero is to be more radical.

Such an idea seems rational and beneficial to their self-interest but, in the longer run, it may prove fatal to their survival. Even in the immediate future, radicalism appeals only to a very few; by taking a more radical stand, these pan-democrats will unwittingly place themselves on the margins from which they may never be able to escape.

In fact, the coup of getting a deal has so drastically changed the existing political system that even the pro-establishment camp is now a shambles. Some felt betrayed - or at least neglected -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ll have to fight for their survival in the upcoming elections in 2011 and 2012.

For one thing, being able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no longer the monopoly of the pro-establishment camp; the Democratic Party is also learning how to extract concessions from Beijing. Pro-establishment politicians who need to win over voters now face a more tricky challenge.

Watching members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being showered with all manner of praise and benefits - a seat in the Executive Council seems inescapable and, perhaps, soon, more district council and Legislative Council seats, too - the loyalists will have a hard time adjusting to a new political landscape.

Therefore, all's well - but it may not end well. The battle line is already drawn on the details of the election methods of the five newly created district council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seats. Another round of haggling now begins.


劉廼強 | 22nd Jun 2010 | 信報 | (22 Reads)

詩姐你好嘢!這個年紀比我大的女人,就憑她一兩句話,過去幾天來,使京港兩地多少大男人神魂顛倒,寢食難安。也多虧她,使民主黨作出讓步,與特區政府達成妥協。基本上,現在民主黨甚麼都不再堅持了,到最後,連葉國謙那一席都不爭了,連那五個新增區議會議席「一人兩票」選舉的具體做法,也隨特區政府作主,你就實實在在的讓我們兄弟多拿幾個議席吧。政治從來都是「不可能的藝術」,接着下來,對二○○七年的人大決議作「創意的解釋」,便化干戈為玉帛,政制就這樣向前走了。

失票增席算贏家

社民連和公民黨等對此當然恨得牙癢癢,大罵民主黨轉軚。但是政治,尤其是議會政治,歸根到底就是尋求妥協,而不是作你死我活的敵我鬥爭。民主黨的做法,從他們黨的立場來說,無寧是成熟的,「有糊就要吃」,先拿了實利,錢進了口袋之後,還可以跟老共「又傾又砌」。你毓民吵什麼,下次老子帶你到中聯辦示威去。不過無論如何,民主黨因為不聽我的話,沒有事先做好有關論述,對他們的行動說不出一個道理來,所以轉軚的姿勢頗難看,而實質上也一定會失票。但是失票歸失票,餅做大了,議席增加了,新增的十個立法會議席中,很可能四至七個會歸民主黨,失票而增席,也算是贏家了。

我留意到今次「六四」晚會已經再無「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而張文光最近的發言,也不再提「取消」功能組別,改用「解決」這字眼。我從來都鼓吹民主黨要退讓妥協,我支持他們這次勇敢的突破,更衷心的希望,民主黨這次的妥協只是一個良好的再出發,今後要徹底放棄以往民主拒共的獨木橋,走上民主的陽關大道。這裡寄語民主黨的前戰友們,只有堅持真正的溫和路線,向廣大的中間群眾吸票,才是真贏家,大贏家。

此外,社民連必然是大贏家,如今所有的激進分子都歸他們旗下和周邊,而我早就斷定了他們會在二○一二年立法穩拿五席。以往社民連在區議會選舉中被排擠,現在他們跟民主黨正面反目,更加振振有詞不與其作協調,二○一一年區議會必然會政治化,而社民連多少都會有進賬。公民黨如繼續現時路線,根本沒有位置,余若薇贏了一次辯論也無際於事,邊緣化是勢所難免。至於其他散兵游勇,只是跑龍套的角色,為他人作嫁而已。如今普選聯已被民主黨所全面掩蓋而一無所得,蝦兵蟹將們又要另謀組合了。大學生們經此一役,兩下子便給人家賣了,當醒覺知道現實政治是兒童不宜的,絕對不好玩。往後的發展,青年人會集中投身更加好玩的社運,與社民連疏遠地互為犄角。

市上不少淺薄的論者,都選擇恥笑建制派一聽阿爺「吹雞」,便馬上前言不對後語地轉軚。但請注意,這回他們是高度有原則的。建制派合理地認為,人大決議是人大作的,如何解釋,人大是權威。在喬曉陽到李剛到梁愛詩到郝鐵川都說一致認為民主黨的區議會「一人兩票」方案有違人大決議時,建制派政黨和政客中縱使是最頑皮的,都絕無可能有異議。近日儘管突然風雲逆轉,他們的立場可是十分堅定和一致:如果人大認為這不違反它的決議的話,我們就研究支持吧。這是完全合理的態度。我可以說,直至上星期日,建制派還未有任何人轉軚,只是原地候命而已。如有轉軚,轉的是人大,而且同樣是轉得很難看,很失分、失票。

「又傾又砌」成主流

要是中央一早就放風說可考慮「一人兩票」方案,或者至少不斷言它違反人大決議,特區政府考慮把它吸納,建制派積極支持就是,建制派本來就不存在轉軚的問題和需要。本周建制派如轉軚,會轉得很洩氣,很無奈。而洩氣和無奈事小,接着下去是向他們的群眾解釋,努力救亡,馬上要為明年政治化的區議會選舉作最好的準備和最壞的打算。建制派恰恰因為堅持憲制原則,給中央害得「雞毛鴨血」,慘不堪言。

曾蔭權於辯論大敗給余若薇之後,心情特好,喜事連連,大概已經吹了多次口哨。政改如能得到通過,他總算在這項目上「做好這份工」,對老板有交代。並且期望通過幫了民主黨和公民黨各一把,未來這兩年歲月中,他們會投桃報李,多通過幾條法案,起碼少找他麻煩,讓他這個跛腳鴨政府能無災無難做到二○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光榮收工。這儘管是一廂情願,但仍在一般情理之中,起碼你不能說曾蔭權是痴心妄想。只是事情往往不是按某些人寫的劇本而發展的。

議會之內,我不相信阿爺擺平了建制派,民主黨給特首面子,公民黨無力抬槓,天下就此太平。因為事實證明,遊戲規則徹底改變了,今天不光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而是「不哭的孩子沒奶吃」,不「砌」就沒得「傾」。民主誰不支持?公義誰不爭取?在議會中,「又傾又砌」馬上會成為主流。

議會內外亂局難免

至於民主黨,因為政治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民主黨政改的利益拿到了,嘴也抹過了之後,如不趕快表現得更加激進,豈不是默認了社民連和公民黨的指揮,證實了他們是向老共投了降,做了骯髒的交易了嗎?在連陳鑑林都狂砌政府時,民主黨各議員能不有所表現嗎?尤其是二○一一年和二○一二年又有選舉了,社民連和公民黨虎視眈眈,個個逐鹿者都砌政府,新晉的八十後更加積極進取,民主黨能不表現得激進點嗎?所以,未來這兩年,議會是不會平靜的。

議會政治是一回事,議會外的空氣充滿着汽油味;事實上,整個中國,整個世界都在往左轉,都要給社會多點公義。如果曾蔭權政府未能及時地和足夠地回應這一潮流和香港內部的具體問題,社會不可能和諧。過去十年,特區政府對地產商的巧取豪奪,不但視而不見,更刻意逢迎,多方配合,弄到整個社會怨氣沖天。而作為任期之末的跛腳鴨政府,曾蔭權縱使想有所作為,實際上也難以施展。而政客競選在即,他們不可能不直面這些尖銳的矛盾,針對政府,從而得票。在以前,反對派不敢過分放恣,建制派也有一定的顧慮,不會去到盡。但是最近特區政府的幾番自殘,自己故意踩低民意推民主黨方案,鼓勵青年人不尊重任何權威,不遵守法規,只要他們敢闖,不管有理無理,都遷就退讓,弄到特區政府威信盡失,更難進行有效管治。這些主客觀因素加起來,亂局難免。而一旦出現問題,政府在議會內外都難找到支持者,甚至警察都會避免作醜人,很容易一發不可收拾。

民主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大家做好供款的心理準備吧。


劉廼強 | 15th Jun 2010 | 信報 | (15 Reads)

「政制向前走大聯盟」組織的「六.一九」集會遊行,剛開始宣傳便出現了社團利誘群眾參加的醜聞。正如每個人有他的強項、弱點和行事風格,建制派也如是。曾蔭權和他的問責官員落區推「起錨」是一個經典例子,落區接觸民眾非他們的所長,他們有如一隊唱大戲的人參加職業籃球賽般格格不入。捨己之長,就人之短,曾蔭權一眾一再狼狽地在電視鏡頭前演出,以我得到的反應,連建制派都不受落。同樣道理,搞大型集會遊行,完全不是建制派所長,與反對派動不動就示威遊行,每年都動員好幾次,二十年下來,已到了熟能生巧的地步,是完全無法相比的。

因此,像官員落區一樣,「政制向前走大聯盟」搞大型集會遊行,一開始就選錯了表達方式和介面,先天性決定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是事倍而功半。當然,建制派中有不少人早已義憤填胸,認為人家搞集會遊行,他們為何不搞?但是沒經驗就是沒經驗,到真正動員起來,並不是那麼簡單的。而最簡單的方法,莫如某些已被人家踢爆的社團和地區組織那樣,做一些他們慣常做的動作,搞廉價旅遊團、海鮮餐之類。事實上,我知道反對派動員時也有這樣做,只是動員得多,駕輕就熟,少出錯漏而已。

認清為何而戰

建制派這樣作動員,充其量只是多了一些人頭,與反對派的集會遊行人數攀比一下。我不能說這樣做沒有一點好處,起碼也長點自己的志氣,奪對方的威風。只是建制派如於六月十九日成功動員大量群眾,比方說,很多,有三十萬;但是反對派很容易以此為基數,於六月二十日、二十三日和七月一日的任何一次遊行後,宣布有三十五萬人參加,蓋過建制派。反正遊行人數多少,從來都是自說自話,組織者從來都不會說真數字,傳媒和市民一般只以不同的數字放在一起,作一個主觀的判斷而已。經歷了最近警方的反常表現,不少市民現在甚至連警方公布的數字都不會完全相信。建制派能組織多少次大型遊行來與反對派抗衡?

反對派習慣了黑社會「曬馬」式鬥人多的思維,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歪路,為了托高每年「七.一」遊行人數,他們不惜搞大雜燴,不管什麼議題,阿貓阿狗都拉來湊數,把遊行弄到成了非驢非馬的周年嘉年華,完全失卻其原來的意義;並且成了他們自作的慣例,欲罷不能,十分苦惱。作為反對派這還可以,但建制派應該有自己一套的打法,而不應捨己隨人,跟着人家玩鬥人頭的遊戲。

集會遊行,建制派可以搞,而今時今日,也應該搞。只不過尤其是愛國愛港人士,恐怕真的像周澄罵他們那樣,是「失落」了。記否當年共產黨是如何打贏國民黨的?他們每個士兵都很清楚知道為何而戰,所以往往能以一頂百;即便是剛從國民黨部隊轉過來的,都遠比以前更有戰鬥力。因此,「六.一九」集會遊行不在人數多少,而是在於每一個出席的人,都清楚明白他們為什麼而來,都深信政制需要循序漸進地向前走。

高調呼籲遊行

這樣的話,這個集會遊行應該是一個大鑼大鼓的政治動員,而不是溫馨的交誼動員,或者赤裸裸的利誘動員。建制派,特別是愛國愛港人士要藉着這恐怕十年也未必一遇的機會,好好地宣傳「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宣傳「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民主,構建和諧」的硬道理;宣傳政制需要向前發展和市民對政改應該採取的態度和行動,和抵制反對派激進分子的搗亂和破壞。這才是建制派要搞的動員,這才是建制派要搞的集會遊行。也只有這樣,才能振奮人心,凝聚力量,贏得民心,贏得政改。只有這樣,「六.一九」的集會遊行,才有意義,才會真正成功。

看到喬曉陽在北京一一回應普選聯的訴求,能同意的,就表示可以接受,不能接受的,也清楚解釋原因。按道理,普選聯在禮貌上也應該作狀消化一下,才作反應。但他們在喬曉陽剛發言完畢不久,便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招待會聲言否決,並於上周末再次表態施壓,可見反對派根本就從來沒有想過會通過政改法案,今天甚至連對話溝通的表面工夫都懶得做。

在此情況之下,法案再次被否決,政改原地踏步幾乎已成定局。眼看到二〇一七就是回歸二十年,反對派執硬要「有糊唔食」,無理否決,這樣下去,政改方案有可能永遠都通不過,永遠都在原地踏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落實普選。今後香港民主化何去何從,最終是否會有普選,將是絕大部分市民心中一個揮之不去的沉重疑慮。這疑慮是實在的,並且是不容逃避,需要趕快直面的。

事已至此,作為負責任的建制派,我們有責任要告訴廣大市民,政改一旦被否決,這絕非等於普選無望。因為普選是《基本法》早已規定的,而人大決定了二〇一七特首可以普選產生,之後立法會全體議員由普選產生這時間表,是我國最高權力機關的莊嚴承諾,一定會落實。根據人大決議要求,到二〇一四年,特首就要提出二〇一六年立法會選舉的方案,循序漸進往普選邁進。而二〇一五年,特首亦必須為二〇一七年特首普選提出方案,爭取落實普選。只要香港市民有決心逐步落實普選,普選就一定可以盡快落實。關鍵在於我們於二〇一二要選好有權通過二〇一六和二〇一七選舉方案的下屆立法會,不容政客阻住地球轉,督促他們要老老實實的通過有關法案。

把道理說清楚

從今天起,以上就是建制派需要從速廣泛發放的訊息,特首和其團隊落區,要以此為新的宣傳重點,曾余辯論,亦要以此作主導;清晰地告訴市民,反對派儘管否決了政改法案,但是中央政府不會氣餒、特區政府不會挫敗、市民不會被騎劫、普選不會被犧牲,政改一定往前走,直至全面落實普選為止。這同時也應該是「政制向前走大聯盟」「六.一九」集會遊行的主題,我們要為此在未來這十天大力宣傳,動員群眾,以各種方式表達我們對落實普選的決心,一起向反對派阻攔政制向前走說「不」。只要我們把道理說清楚,並且能有效接觸最多市民,讓他們不要害怕、不用擔心、不用悲觀,決心與中央和特區政府攜手向前走,爭取盡快落實普選。只要做到這一點,到時不論有多少人出席「六.一九」集會遊行,建制派的即時目的已經成功達到。而出席的,不管有多少,都是深知為何而戰,未來會是敢於與反對派的搗亂破壞作針鋒相對的鬥爭,爭取勝利落實普選的善戰尖兵。

建制派如果認真的這樣做,市民對政改將能維持信心和積極態度,建制派因而將輕易奪回政改問題的道德高地,並且把反對派置於反政改的被動和邊緣化地位,他們愈激進,只會更加不得人心,甚至成為過街老鼠。他們於震慄之餘,最終只能妥協,讓政制往前走。


劉廼強 | 8th Jun 2010 | 信報 | (28 Reads)

「六四」集會過去了。支聯會說集會人數跟去年一樣,但根據警方的數字,人數竟然接近去年的一倍,弄到連一些多年參加者都莫名其妙。警方這回許多措施都使人摸不着頭腦,「民主女神」像多番捉放曹,大開了有法不依、先硬後軟、刁民得逞的惡例。支聯會真是「要乜有乜」,「民主女神」勢將馬上成維園永久性擺設,與維多利亞女皇像互相輝映。

下一個節目,是政改法案上立法會。日子雖未正式公布,但人人都知道是六月二十三日。事到如今,市面已再無理性討論的空間,也沒有商談妥協的餘地,只有集體表態一途。六月十九日「政制向前走大聯盟」於維園組織集會遊行,人數起碼也要超過十一萬三千,建制派也要被逼跟着反對派玩「曬馬」遊戲。選舉投票要求多數決,但這樣的以腳投票,有什麼意義?尤其是政改法案要於立法會上通過,投票的是議員,而不是我們市民。

民主黨「搬龍門」

「六.一九」集會遊行意義大概只有兩點:大量市民上街,用腳支持政改,並警告反對派別胡來。到了今時今日,這警告十分有必要。因為不管政改法案通過與否,反對派都不會到此為止,並且會變本加厲地激進化,繼續搗亂破壞,到香港萬劫不復為止。

目前不管是建制派或者反對派,對政改法案能夠得到通過,都持十分悲觀的態度。過分依靠群眾情緒的社會運動,其領導者往往會被其挑動起來,情緒愈走愈激進的群眾反過來脅持,他們只可能表現得比其他人更激進,方能維持其領導地位。因此我們見到社民連一發力,公民黨便顯得無可抗拒的被牽引,而民主黨這原來的反對派武林盟主,也險些要被吸進其軌道。民主黨好不容易擺脫了這陷阱,另豎「溫和」的旗幟。這路線要嗎就是嘗試通過直接與中央談判,取得甜頭,成了大贏家;不然的話,最後也只能表示強硬,列出一條激進的綱領,並藉此否決政改方案,方能自保。

喬曉陽在四月十四日於北京發表的政改講話,隔空回應了已經秘密與中央代表對話多次的民主黨的訴求。民主黨在明知難從中央得到甜頭的情況之下,於五月二十四日跟李剛作正式對話時,突然把訴求再次加碼,被建制派指為「搬龍門」,根本就不想對話有成果。民主黨這個動作是做給公眾、主要是它自己的支持者看,旨在證明他們沒有「投降」,從而鞏固其票源和在反對派中間的地位。至此,民主黨正式回歸激進,政改方案再次被綑綁之局已成。

於政改方案被反對派綑綁否決,反對派再次成功奪得政改的主導權之後,社民連當然不會善罷,而民主黨領導層更要面對內外群眾,解釋為何開始時要採取被結果證明是失敗的「溫和」路線。民主黨因而只有兩種選擇,一是跟隨社民連激進,二是自己另搞激進,方能穩住陣腳。一句話,否決之後,激進難免;而社會上也積累了大量怨憤,市民對激進行動容忍度大增,加上一批想藉激進行動出位的青年,會乘勢而動,乾柴烈火,一觸即發,誰也阻止不了。

必要的「止戈」之舉

縱使特區政府成功游說部分反對派議員轉向,通過了政改方案,情況也未許樂觀。因為長期操在手中的主導權被奪,反對派從其利益出發,一定要發颷,不能讓中央及特區政府好過;同時更要使「轉軚」的叛徒成為過街老鼠,將來沒有人敢仿效。因此,政改方案通過,結果只會更加激進。

面對這一個將會急速惡化的局面,支持「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民主、構建和諧」的大部分香港市民,有需要於政改法案表決之前,正面表態支持;與此同時,顯示群眾的力量,向意圖或企圖搞亂的反對派發出清晰的訊息,若要作對抗,逐步改善現狀的支持者並非少數。警告反對派不要胡來,不然的話,被邊緣化,被唾棄的,一定是反對派。因此,「六.一九」是一些香港平時珍惜和諧穩定,從未上過街頭遊行的沉默大多數公開表達他們的意願和訴求的時刻。此刻如能成功作出有力但和平的威懾,總比亂局既成之後,不能不以某種暴力方法收拾殘局更佳。「六.一九」集會遊行,是當前必要的「止戈」之舉,是值得大家投身參與、親自正面給激進說「不」的。

當前社會上積累了大量怨憤,市民普遍對曾蔭權政府有不同程度的不滿。這是不容否應的事實。我在這裏一早就向社會的種種不公,大加鞭撻。但是我從不會認為當前的半民主政制,是社會不公的根源。放眼望去,社會更不公的民主國家有的是。美國人八個有一個靠食物券過活,數以千萬計人民無屋藏身,而這惡劣情況的始作俑者金融寡頭,不但被政府巨資打救,還繼續收取以億計的花紅。社會不公,莫甚於此,但美國總統和議員,都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民主與公平向無直接關係,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三十個功能議席中,與大財團利益有關的只是少數幾個,而從議員投票的紀錄,也得不到功能組別的存在造成或助長社會不公的結論。反正現行的功能團體選舉方式不符《基本法》普選要求,早已有定論,而一方面處理的方法未有共識,而且又大有詳細討論的時間,毋須中央現在非有定論不可。我雖然是最早反對功能組別的人,立場至今未變,但實事求是的公道話還是要說。

激進不能解決問題

有記者曾問我:「你既然反對社會不公,為何不支持激進行動?」放眼古今中外,激進行動從來都不能解決問題。甚而激進到以暴力革命推翻政權,馬上得天下的領袖,絕少能以激進的方法成功治天下。連聰明絕世的毛澤東,也在這裏栽筋斗,接二連三的失敗,自己不服氣,還搞出一個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才收科。我相信共和民主,因為我認為在法治的環境之下,政府在有適當的監督制衡之下公開的行使公權,通過理性的討論和互諒互讓的妥協作決策,才能有效解決問題,作出良好管治。

我們不妨理智地想想:反對派客觀地看看,反對派的民主拒共策略,已經行了超過二十年,究竟有何成果?激進行動,究竟能把香港帶到哪裏去?更不妨冷靜地看看,如果反對派成功奪權,他們當中有誰於當上特首之後,會有能力把香港治理好?

反對派組織內部,從來都十分不民主,而從他們近來的種種行為顯示,反對派政客大都是善於顛倒黑白、弄虛作假、推過於人,毫無承擔的反覆小人,道德風尚甚低。他們一朝得勢,嘴臉只會更加醜惡,管治只會更差。這些三流小政客,你信得過嗎?

集會遊行並非反對派專利,請於「六.一九」為民主的發展走出我們向前的一步,並親自向反對派的激進行為說「不」。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