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9th Sep 2009 | 信報 | (16 Reads)

對我們絕大部分人的印象來說,延安是黃土高原的代表。據考證,古時當地本來是一個草木茂密的地方,後來因為連年征戰、建都、大量伐木、嚴重破壞生態,才弄到千多年寸草不生,只見到光脫脫的大片黃土,民不聊生。

最近我看到一系列從高空拍的延安周邊環境的照片,所見包括那膾炙人口的南泥灣,都是綠油油的【註一】。多年來全國大規模植樹的結果,我國森林覆蓋率由二○○一年的百分之十六點六,今天增加到超過兩成。自本世紀以來,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中,唯一增加森林覆蓋率的【註二】。

此外,綠進黃退,二○○○年至二○○四年間,全國沙化土地面積年均減少一千二百多平方公里【註三】,即每年增加一個香港那麼大的可耕土地。

反對派上綱上領不負責任

時下流行「低碳經濟」,奧巴馬更以發展新能源作為美國經濟新增長點。對不起,山姆大叔請排在中國後邊。我最近曾以大量數據和事實證明了這一點【註四】,這裏只想指出:到二○二○年,我國可再生能源總投資將超過三萬億元。三萬億元人民幣,約等於四千五百億美元。奧巴馬的政綱以新能源為美國未來經濟發展的新增長點,提出未來十年(即到二○一九年)投資一千五百億美元,眾議院並於今年六月通過了《清潔能源安全法案》,還未接觸到撥款。

單以投資規模而言,同期中國是美國的三倍多。在傳統能源的低碳使用,中國在清潔煤發電的科技和應用,已經遠遠拋離美國【註五】。如果美國政府不在此設障,中國不久之後便有能力向美國出口有關技術。

以上全面和有實質數字支持的客觀資訊,香港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道,大家只看到個別負面事件的新聞。香港這個差不多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大都會,依然每天都有罪案發生。中國這麼大,香港的媒體當然不缺內地負面新聞。但反對派近來以此不斷上綱上領,說到今天的中國好像人間地獄那樣,這不但與事實脫節,而且是十分不負責任的行為。

為什麼呢?因為過去這六十年中國的成就,不光是中共的功勞,是我們全國上下,包括還未回歸的香港市民,過去六十年艱苦奮鬥的甲級成績單。這是全民以血和汗寫出的圖畫,而且是絕對驚世的巨作,怎可能被香港一小撮長期沒有參與建設、只是指手劃腳的反對派所能一筆勾消?這一單憑個人好惡的主觀否定,第一個不接受的是中國人民,包括在下,其次才是共產黨。

我土生土長,作為一個當代的中國人,實事求是的說句公道話,中共建國六十年,帶領著我們這個十三億人的民族從沉淪到復興,作了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高速突破。這舉世公認,驚天地、泣鬼神的成績既得來不易,也絕對不容否認。

中國在一八四二年鴉片戰爭戰敗之後,慘受百年屈辱,陷於列強凌遲的殖民地狀態,是在中共領導之下站起來,並且在抗日加內戰十二年戰亂之後,於一窮二白的境況中,擺脫了包括蘇聯在內的列強,獨力把國家建設到今天接近全球第二大經濟,人民平均生活於小康水平的。

在探索現代化過程中,尤其是在前三十年,中共犯過不少錯誤;但無可諱言,這前三十年也確實為改革開放的後三十年的飛躍發展,奠定必要的物質、科技和人才基礎。我長期與內地朋友交往所得的感受,當年上山下鄉當苦工,「向工農兵學習」的知青,被多次批鬥,關進「牛棚」的幹部,他們今天回想起來,大都無悔青春。當代中國人顧大體、少計較的獨特精神,是我們能於深淵中騰飛再起的秘訣。如果我們還不斷爭論內耗,肯定沒有今天的成就。

過去六十年,中國有起有落,人民有喜有憂,中共有功有過,要簡單的總結,不知怎樣說,甚至不知從何說起。人人心裏都各有自己的一盤賬,而每本都各有不同。但是有一點十三億中國人都很清楚:過去這一甲子中,中國人重拾久違了的自信和自尊,並且在世界上贏得我們應有的一席之位。

百年屈辱,使中國人充滿自卑,不少有識之士都自我鞭撻,覺得處處不如人,有些更認為非要全面學習西方,方能求存於現世。這一感覺對於一個驕傲的民族來說,十分痛苦,難受之極。

付出高昂社會環境代價

到了今日,中國以六十年的時間,超高速地走完西方花了三百年才走完的路,脫離了貧窮落後的行列,再次與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平起平坐。今天中國人真正站起來,並且在各種不同領域中,以大量無可置疑的事實向西方顯示,中國人是行的。

但在過程當中,我們也付出了高昂的社會和環境代價,今天大家都在努力彌補中。當今我們整個民族正處於上升軌中,上下朝氣勃勃,人人都有信心,覺得沒有困難是不可克服的。

當代中國人開始能以不卑不亢的平常之心,平視世界任何一個國家民族,我們都有信心,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比下去。而西方社會,也被逼要面對急速復興的中國,要接受我們跟他們觀念和作風雖然不同,但中國人和我們背後的文化未必比他們差這事實。對中國讀書人來說,這是自一千年前北宋時代以來未有過的幸福。這個感覺真好!

只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這我們每一個人多少都有份參與的過去六十年之偉大,因而也奠定了中共作為開國者和這段時期執政者在我國歷史上的重要地位。其他的功和過,無論多大,與此相比較,怎樣說都只能夠處於次要的位置。

宋朝在我國歷史上並非一個最輝煌的年代,今天還不是漢唐盛世。中國在人類歷史上,絕大部分時間都是走在領先位置,我們仍須努力往這方向走,為人類文明發展再作更大的貢獻。

居安思危增憂患意識

從這角度看,過去這六十年,也許只是一個鋪奠,為陸續登場的大老倌鳴鑼開道。到下一個六十年,讓歷史為下一代人的努力和智慧評價。往下這六十年,是否由中共繼續領導?這一點,他們自己都知道,人民的授權並非必然,是需要他們不斷通過更好的政績去爭取的。

在剛結束的中共十七大四中全會公報中有以下一段話:「世情、國情、黨情的深刻變化對黨的建設提出了新的要求,黨面臨的執政考驗、改革開放考驗、市場經濟考驗、外部環境考驗是長期的、複雜的、嚴峻的,落實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任務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為繁重和緊迫。

「全黨必須居安思危,增強憂患意識,常懷憂黨之心,恪盡興黨之責,勇於變革、勇於創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滯,繼續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確保黨在世界形勢深刻變化的歷史進程中始終走在時代前列,在應對國內外各種風險和考驗的歷史進程中始終成為全國人民的主心骨,在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歷史進程中始終成為堅強的領導核心。」【註六】這也是我對執政黨的期盼。

註一:〈延安的「主色調」由黃變綠(組圖)〉,《中評網》,二○○九年九月二十一日。

註二:The Global Forest Resources Assessment 2005, Progress Towards Sustainable Forest Management,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United Nations, Rome: 2006, p. xiii.

註三:〈防沙治沙成就綜述:保生態安全 促人與自然和諧〉,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部,二○○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註四:Lau Nai-keung, 'China and low carbon economy', China Daily, 2009-08-20 。

註五:KEITH BRADSHER, 'China Outpaces U.S. in Cleaner Coal-Fired Plants', NY Times, May 10, 2009。

註六:〈中國共產黨第十七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公報〉,《新華網》,二○○九年九月十八日。


劉廼強 | 22nd Sep 2009 | China Daily (Hong Kong Edition) | (14 Reads)

The Young Women Christian Association (YWCA) is an international NGO with many local projects funded by the Labour and Welfare Bureau. Tsang Tak-shing is chief of Home Affairs Bureau, which normally has nothing to do with YWCA.

Even by a very long stretch of imagination, it would be very difficult to establish the case that Tsang could affect the internal transfer of a YWCA social worker, through political interference. This is simply too far-fetched and entirely impossible.

But that is what is being said of Tsang.

The social worker concerned did not like the transfer which YWCA insisted was regular and had nothing to do with any interference by Tsang. The social worker resigned from the YWCA and now is waging a battle against Tsang in company with some opposition lawmakers. Tsang was summoned to a hearing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but the Council could not establish any improper conduct by Tsang.

It has been shown that what Tsang did was to make a casual remark to the head of the YWCA that he had been sent a copy of a complaint letter concerning the social worker. He said he observed somewhat in passing that harmony in Tai O seemed to be disturbed. There was no indication that he elevated concern or displeasure, and the District Officer in charge of Outlying Islands who was also being accused of political interference flatly denied making remarks attributed to him. He had played no role in the incident.

This is yet another case of much ado about nothing except character assassination by the opposition camp. Apart from groundless suspicions, there is not even prima facia evidence that political meddling has taken place. No matter, the opposition legislators strongly demanded the government launch a thorough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ffair and make public its findings all the same. Should our government succumb to such a ludicrous demand, then in the future anybody who gets sacked or transferred to an unwelcome post can also claim political persecution and ask for “a thorough official investigation into the affair and make public its findings”.More than wasting public money on a wild goose chase, the atmosphere so generated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and yielding to all opposition’s demands no matter how outlandish they are is suffocating governance, seriously hindering all government efforts to get things done. It also encourages political blackmailing for self interest. Take it from me, if we let it go on there will be many more protests, and they will never cease.


劉廼強 | 22nd Sep 2009 | 信報 | (91 Reads)

兩周前,有自稱是學聯的人來電話,請我出席他們舉辦的論壇,題目是「我們為什麼要慶祝國慶」。這無聊的問題也搞論壇,無非是要擺我上,以示平衡,給幾個反對派借題發揮,順便向我圍攻。我告訴對方:「你慶祝國慶與否是你的事,毋須我來說服你。」這還不簡單嗎?你認不認這個國家?認的話,慶祝國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為什麼。不認的話,你既不是國民,那更不存在為什麼要慶祝的問題。這個人認同問題只有自己才能解決;學聯這些大學生,大概被反共宣傳燒壞了腦袋,連這簡單的邏輯道理都沒有了。可悲啊!

中央政府民望特高

從人民的角度來說,中國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只不過是由共產黨建立和執政至今的一個「朝代」。因此對某些人來說,慶祝國慶少不免是捧中共的場。抱這態度的人,有兩種選擇,一就不做中國人,「義不食周粟」。不過當時連一個村婦都懂得告訴於首陽山採薇而食的伯夷和叔齊:「此亦周之草木也。」二人因而羞憤絕食而死。

你既不做中國人,就離開中國好了,請便。可笑的是他們有些人不但不會不吃「周粟」,還要按照本朝規矩,進入特區的建制當議員,一回說要「總辭」,但卻又大鑼大鼓的聲稱要於什麼都不變的情況之下,再花大筆錢再爭著選回去。這種「既要當婊子,又要貞節牌坊」的投機心態,連馮檢基都把它踢爆了。

或者你堅持做中國人,不過就是認為中共萬惡不赦。要是中共真的那麼邪惡的話,那麼作為頂天立地的中國人,就早該「弔民伐罪」,有種的造反吧。光不慶祝國慶,甚至糾集幾十人鬧一下,不痛不癢的,算什麼行動?可是根據權威性的國際民調如美國Pew Report【註】等,中國政府在國內國外的民望都是挺高的,而且還是罕見的特高。

我們可以很有根據的說:今天十三億人民過百多年來未有的小康生活,絕大部分都支持這個政府。中共要否繼續執政,還輪不到你們這些既沒有納稅,連軍費都沒有付過,躲在香港這「化外」之地說風涼話的一小撮來決定。

愛有好有壞的中國

不過話說回來,反對派中有些人動不動「中國殖民地」、「宗主國」、「不要做順民」等不離口。字裏行間,不光是不承認中央政府,對他們來說,連特區政府也只不過是傀儡,所以才搞抵制和破壞的動作。但在港英殖民地治下,他們卻曲意逢迎,從不反殖。他們壓根兒就不想做中國人,屁股不知坐在哪裏,現在只是扮作中國人,混在人群中起哄而已。

內地一些朋友對香港的印象特別不好,他們打開香港報紙,天天都是罪案,香港的電影滿街都是黑社會,打打殺殺的,甚至害怕來香港。我告訴他們,香港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半夜三更一個人在路上走沒問題,他們老是不相信。

同樣道理,報章上一兩件不好的事情,就能說整個中國都不好了嗎?我們不少香港人認為內地的食品絕不安全,但是為什麼國人的平均壽命卻年年上升?如果官員只曉貪污和玩女人,那麼誰來幹事情?過去三十年每年平均近一成的超高速經濟增長是怎樣來的?還有,我們對於內地的負面消息是從哪裏來的?還不是大部分來自中共黨有的媒體和通訊社嗎?它們能天天這樣發放負面新聞,本身就已經說明了不少事情了。中國真的是有些人所說那麼不堪嗎?

有些人經常說:我愛中國的山川文化,神州上天,我愛;武警打人,我不愛。這是把自己看作是局外人的隔岸觀火態度,你看戲,對劇情和明星可以這樣;你做加拿大人也可以對中國抱這樣的態度。但你愛一個人,總不能愛她的頭,腳卻不愛;愛她笑,卻不愛她哭的。香港已經回歸祖國,作為中國人,愛是真刀真槍,劍及履及的。愛國,就是愛一個有血有肉,有好有壞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奉勸反對派適可而止

最近發生了烏魯木齊武警打香港記者事件。一般來說,動用暴力,任何人打任何人都不對。這點大家都承認了,特首、特區政府和中聯辦都反映了香港市民的感受,後者還向有關記者送了水果籃以示關懷;人大政協紛紛出面譴責,並作出跟進。但我們的反對派卻一定要乘機把它搞大,還要以此號召國慶日上街。

這裏奉勸反對派要適可而止,要知道任何合理的事情做得過了分,便會成為不合理,甚至荒謬,會造成反效果。更何況全世界即使是西方重人權的國家,在處理暴動時,都不時出現打記者的事件。這是很難完全避免的事情,更不說內地和香港的文化差異,以及偏遠地區官員的質素和經驗,對什麼是適當暴力,什麼是合法採訪的不同理解了。

全世界類似的事情,最後還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人借題發揮,藉此來上綱上領,反中反共,不但在香港不會得到廣泛的支持,更會誤導內地同胞感覺這是香港的整體反應,因而對香港表示反感,最後弄到我們每一個人都吃虧。

於是又有一些人說:我愛國,但我不愛共產黨,你不能逼我愛這個黨。在香港,從來都沒有鼓吹過要愛國愛黨,更沒有這一要求。事實上,在內地也絕少聽人這樣說。內地人真的愛黨的話,很多已經參加了共產黨了,但今天中共黨員也只有七千來萬而已。把「愛國愛港」編成「愛國愛黨」之說,純粹是插贓誣衊。現在有些人更在香港搞猜「誰是共產黨員」遊戲,煽起一股「幹部治港」的「紅色恐怖」,加深香港內部的撕裂,和特區與中央之間的無謂猜疑,更加無聊和具破壞性。

慶祝國慶理所當然

我們香港一般老百姓,對共產黨要抱什麼態度?首先,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這是需要我們面對的憲制事實,香港是在這憲制框架之下運作的。再說,這框架並非強加於我們身上,是經過前所未有的六年廣泛諮詢,三上三下,和經過港人參與的《基本法》委員會通過的。這框架最根本的一條,是在一國之下,設置特別行政區。「兩制」是在「一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的;有「一國」才有「兩制」。而根據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執政黨就是共產黨。

純粹邏輯的推論,承認「兩制」就得承認「一國」,也就得承認共產黨的執政地位。愛不愛這個黨是感情問題,承認不承認它的地位和權威,是憲法問題,兩者絕對不能混淆。所以,我們在香港,只要我們還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慶祝國慶是理所當然的事;而無可避免地,這也等於承認中共的執政地位,憲制是如此,事實是如此,跟你愛不愛它無關,承認這憲制和事實就是。

註 近例:The Chinese Celebrate Their Roaring Economy, As They Struggle With Its CostsGlobal Public Opinion in the Bush Years(2001-2008)


劉廼強 | 17th Sep 2009 | China Daily (Hong Kong Edition) | (20 Reads)

Under existing policies, when the government wants to acquire land for development, only indigenous villagers are offered compensation, while non-indigenous residents are offered public-housing flats if they can pass a means test.

Now a group of about 50 tenant farmers in Tsoi Yuen Tsuen in a northern part of the New Territories are resisting efforts to move them to a nearby area to make way for the cross-border express link.

The farmers claimed they did not want compensation, and they just want to stay put and carry on with their lives. Some sympathetic NGOs teamed up with them to protest. The villagers submitted a plan to the government, urging it to move an emergency rescue station and a depot planned for the village site to a nearby open-storage area, which officials claimed would affect even more people.

Now a deadlock has ensued. These villagers do not have a case, and should they have their way, they would set a precedent which could lead to sweeping changes in land policy. Moreover, this is also another very dangerous precedent proving that no matter how untenable your position may be, if you could shout loudly enough, the government will bend over backwards to please you. It was similar bad precedents in the past that prompted an incident like this to take place today. Should this be allowed to go on, Hong Kong simply will become ungovernable.

But judging from the reaction of our government to recent events such as school-based drug tests, these farmers will most likely get their way. More than that, now some of the NGOs attracted by the villagers want to stop building the complete railway altogether. They cited whatever reasons you can imagine just to stop it. The real reason: they do not want Hong Kong to link up so closely and so quickly with the mainland.

Because Hong Kong has been procrastinating, we are now a full two years behind Shenzhen in linking up with the high speed national railway system. Our retarded connectivity with the fast growing hinterland is going to carry a price. Delaying the project any longer raises the risk of marginalisation and the decline of Hong Kong’s position in the country. Stopping the express link is bound to be disastrous. Our government should show us the will to govern and some guts in saying no to outrageous demands, for the public interest.


劉廼強 | 15th Sep 2009 | 信報 | (46 Reads)

這世界有要保持現狀的右派,有要打破現狀的左派,彼此都有不同的家數。做左派的,改革也好,革命也好,都要從整體出發看問題,有稱之為系統思維,也有稱之為辯證思維。

傳統智慧有云「牽一髮而動全身」,近來西方也開始明白這邊蝴蝶撲翼,可能那邊就成了旋風,要打破現狀,需要特別小心,亂打亂碰,很可能出現嚴重的不可知後果。香港人過分受右派的自由主義思想影響,看事物支離破碎,一些想做改革者,家數和見識所限,往往一開始就從分析架構出問題。

石壁將成廣州新中心

最早提區域快線的總站應設在錦上路站的是我,這遠比黎廣德早。但是我背後的構思是發展新界西北,【註】黎廣德沒有這整體的構思,單獨把一個樞紐站設在偏遠少人的低開發地區是浪費資源。但是我在這裏鼓吹發展西北多年,特區政府不聽,因此它要放高鐵總站在九龍西,這不能說它是完全沒有邏輯的,只是沒有全局思維的右派,修修補補,不思進取而已。

同樣道理,廣州把新的通全國高鐵樞紐站放在石壁,是標準的「交通促發展」(transport driven development)左派思維。將來石壁就是廣州新的市中心,或者起碼是副都心,是廣州與佛山同城化的重要戰略部署。而且高鐵系統是網絡化的,可以有不同的路線選擇,如果將來要到天河,可以乘港穗高速火車在龍華轉乘穗—莞—深高速,也遠比今天的九廣線快。

如果只看到今天到廣州天河市中心,很可能走舊路更快,除了是右派思維之外,更明顯對廣東和高鐵的發展無知。更何況香港人不是全部都去天河的,去省內和全國任何其他城市,都肯定是高鐵快,而且快很多。在高鐵網絡於二○一二年初步完成之後,將來我們全國的流動性,是我們今天所不能想像的。

但也不妨閉目試想像一下吧:我們將來可於九龍吃早餐,之後到長沙跟人吃午飯,再到上海看越劇,明天一早回香港從容上班。這在今天只有擁有私人飛機的富豪才能享受的生活,將來是一般平民老百姓的家常。而且高鐵班次跟地鐵那麼頻密,五至七分鐘就一班,全國大城市都是如此,完全毋須考慮接駁的班次,再轉乘同樣頻密的地鐵、輕鐵等軌道運輸直達市內;這種方便,更遠非今天的富豪所能企及。如果大家不信,現在就可親身去日本體驗一下相近的現成高鐵系統。

力爭取北環線

所以,香港修建高鐵,接駁全國的高鐵網絡是必須的,誰也不應該反對。這並非光是方便遊客,只為大陸人服務,我們香港人更要方便出去,否則香港是自絕於全國的發展之外,自我邊緣化,成為孤島死城。而且在特區政府延誤了多年,還於一定時期之內沒有計劃發展西北的大前提底下,總站設在九龍西,促進九西的發展,也不無道理。

但是這樣一來,高鐵便跟整個新界,尤其是它通過的新界北部完全異化脫節,新界居民是應該有意見的。解決的方法是修建談了多年的北環線,在北部連接東西鐵,形成網絡,高鐵並且在北環線上的古洞開一個站,這便大大方便新界居民,從火車往北到古洞上車,不用廢時失事白走回頭路。問題是有關方面寧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成南環線,而一早規劃的北環線反而至今還未提上議程,這是不合邏輯的。要爭取的話,這應該是著力點之一。

一點不能不指出的是,高鐵的方便是兩面刃,它一方面使城市之間增加了連接性(connectivity),居民提高了流動性,但結果未必一定對香港有利。如果香港的生活和經營成本繼續高企,經商和就業機會少的話,只會方便將來企業和人往外跑。這種虹吸效應,十分常見,學術上叫做「地緣中立」(spatial neutrality)。到時香港不單會經濟空洞化,甚至會人口下降,弄到香港市面蕭條,政府稅收大跌。但港人在內地又享受不到當地人的福利,所以一出問題,最常見是生病,他們便會回港享受福利。這一環境,甚於長期通縮,十分惡劣難捱。所以在未來四年,於高鐵打通全國經脈之前,香港一定要努力成功轉型提升。

精心設計「站台經濟」

無論如何,如果大家同意接通全國高鐵網絡,提高香港市民流動性是必要這關鍵的話,其餘便都是枝節。環評做不好,就要責成政府趕快做好它,而不是叫停它。至於停車場不設在總站,這是全世界都常見的事,今天我們的地鐵和火車的停車場,也不在總站。而且也從來毋須每班都從停車場開車到總站再開出,只是頭班需要如此,尾班再回停車場。事實上,尾班車通常停在總站過夜,明天首班開出。

至於菜園村,我恐怕那些「釘子戶」很可能求仁得仁,政府如真的聽取如反對者的建議,把停車場和修車廠放到別處,那就一拍兩散,他們一分錢也拿不到,就在那裏曬太陽好了。所以為求私人利益而出動NGO助拳,往往是得不償失的。而我們有些NGO只一味反對權勢,一聽見「弱勢社群」、「維權」等美麗字眼,便即時頭腦發熱,除了容易被人利用之外,還會損害自己的公信力。弄得不好,甚至成為笑柄。

回頭再說九龍西。要貫徹「交通促發展」,就要精心設計「站台經濟」,而不要淪為另一個地產項目;除了益了大發展商之外,更浪費了樞紐車站所帶來的地區發展巨大機遇。但是三軍未動,政府第一個動作便是勾地,我就不禁發愁。

香港並非是為幾個大地產商賺錢而服務的,整個站台以及周邊的規劃,應該由政府從地區的發展和市民的需要出發去做,而不應交由地產商以追求最大利潤為目的而自把自為。我們的公民社會,理應要聚焦在這裏,而不是菜園村。請不要輕重倒置,因小失大。車站選址在西九未必一定要益大地產商的,更不能因為反大地產商而反對修高鐵。

首先搞好西九規劃

如上分析,最佳選擇是發展新界西北,並且把高鐵總站設在錦上路。退而求其次,發展西九,並且把總站設在這裏,這已經是次優選擇。西九高鐵總站及周邊的發展,很明顯跟未來西九的發展息息相關,要為這大規劃服務。

因此,我們更迫切的是搞好西九的發展規劃,如果西九發展搞不好,西九高鐵總站搞得最好都只能是次次優化(sub-suboptimization)。如果連站台經濟都拱手讓給大地產商,那我們就損失慘重了。而在次優選擇底下,我們要爭取同時修建北環線和開古洞站,以擠出更大的效益。這就是系統思維的結果,要做改革的左派,就要做得像點樣子,不要做一不讀書、二不看報、三不思考的愚蠢反對派。

註:劉廼強:〈再見,航運中心、物流中心〉。《信報》二○○五年十月十一日。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