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18th Aug 2009 | 信報 | (23 Reads)

高貴的議員們放暑假去了,少了搞局的人,媒體上的政治和社會新聞馬上失色。在這沉悶而炎熱的夏天,仍然要生產的媒體和評論員只能挖空心思來湊合,於是猜兩年多以後才產生的特首鬧劇又提早開鑼了。

最近我和記者閒聊,他們說,不管梁振英出席那一個場合,只要有傳媒知道,為怕「走寶」,大家就不能不派記者到現場;記者去了,不能不拍幾張照片,和好歹都寫三五百字交差。

評論員瞎猜下任特首

這樣一來,梁振英便好像一下子活躍起來,天天見報,給社會的印象就是:CY還不是搶閘起跑?而記者不管見到誰,都不忘要人家猜特首,問人家支持誰。而且不管對方如何回答,都是一大篇新聞;再加上好事之徒天馬行空地解讀,弄到好像全港市民都在熱烈「投注」。說白了,這裏絕大部分都只是傳媒「吃飽飯,沒事幹」,在自編、自導、自演、自說、自話,基本上都是空氣,再捏一下,什麼實質都沒有。

今天連二○一二年特首如何產生都還未有答案,遊戲規則未定,什麼熱門、冷門、黑馬、白馬,大不了就天天晨操,保持良好狀態,其他的都是瞎扯。那些在外邊連塵都見不着的評論員,煞有介事在搖旗吶喊,純粹是瞎猜、胡鬧。

反對派鼓吹「有得揀,才是老闆」,此說也是白痴。有如當年福特推出T型汽車,經典的說法是「你可以挑任何顏色,只要它是黑色便可」(you can choose any colour as long as it is black)。反對派們也深知這是謬誤,所以聲明不要唐英年對梁振英;但是市民更清楚知道,縱使是唐英年對梁家傑,要是來個「海軍鬥水兵」的話,同樣是「冇得揀」。

捕風捉影造成分化

更大的問題是,《基本法》本來設計的基礎是共識政治,行政和立法之間既制衡,又合作。在野的勢力,即便是少數派,也可把行政機關拖得寸步難行。因此縱使唐英年與梁家傑同樣英明神武,只要坐上了特首的位置,唐英年當選的話反對派很快就會把他玩死;而梁家傑當選,就算北京接受,親建制派也一定不合作,情況決不會比今天好得很多。市民有沒有選擇,根本就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在於香港有沒有政治人才,和我們要不要讓他們發揮。

如果全港猜特首只是無聊之舉,茶餘飯後多一個話題,那也無傷大雅。但是客觀的效果是,弄到人人的目光都盯着下一屆特首的候選人,現任特首不但被忽略,評論更會加強指指點點,與一眾疑似候選人作比較,威信大降,管治的意志和能力都會大受影響,現任特首的「跛腳鴨」時期會因而大大提早來臨。特別對曾蔭權而言,他的支持度自連任兩年至今,已經下降了一半,弱勢政府的格局已經逐漸形成,今天如再進一步大力削弱他的威信,首當其衝的,就是未來這兩年多的管治,亦即我們廣大市民的福祉。

其次,天天在幾個疑似候選人周邊捕風捉影,無限解讀,另外一個客觀效果是造成不必要的分化。記得以前蕭芳芳與陳寶珠之爭,當事人似乎還沒有什麼,起碼表面私交還可以,但她們各自的「粉絲」們,則口角有之,動武有之。今天幾個疑似候選人天天見報,他們自己心知是什麼一回事,而且也慢慢見怪不怪。

只是好事之徒今天扯這個下水,明天又報那個對誰如何評價,是非在媒體之間往來搬弄,三人成虎,市面上許多無謂的嫌隙,便由此而生。不到三兩個月之後,真好假好,市面上便自然會出現了幾個陣營,各為其主,互不往來,甚至不時通過媒體,攻擊對方。

要知道,香港政壇就是這麼小,人才本來就不多,早晚也需要合作,才能好好為市民謀福利。要是一早成了瑜亮心結,將來誰上了場都難以團結和合作,形勢所逼不得不共事,也會同床異夢,有如奧巴馬和希拉莉一樣。這同樣非香港之福。

當前要務政改展開對話

我們當前的要務,首先就要展開對話,把二○一二年兩個選舉方式定好,最後交中央批准,然後再把它落實,為香港的政制發展向前走一步,向二○一七年的特首普選和二○二○年的立法會普選邁進。

現在反對派不圖此路,一早就預定了硬要求,綑綁起來,還搞什麼「總辭」,拒絕溝通妥協;看來他們是已經下了死心,除非要全香港和北京都屈從他們的全部要求,否則根本就不想通過政府二○一二選舉的任何方案。瞎猜特首遊戲,只是反對派混淆視野的花招,目的就是逃避就真正的問題作溝通和討論。

因此,對我們廣大市民來說,今天玩猜特首遊戲,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此愚不可及的自殘之舉,不玩也罷!反對派唯恐天下不亂,他們去搞破壞算了,起碼還合乎反對派的邏輯。有些親建制派不動腦筋,只曉得「扮民主派」,竟連人家嚴重的錯誤都照抄不誤,連親建制人士和傳媒都來參與這自毀長城的蠢事、壞事,真沒出息。該打五十大板!

親建制派不但不應推波助瀾猜特首,還要致力把道理說清楚,要求市民少參與這害人害己的勾當。你搞破壞,我們就要更加努力搞建設。你反對派不溝通討論政制發展,我們偏要跟市民大力展開溝通討論。你有種的就總辭、就否決,自絕於市民,後果自負。

此外,我們更加要努力從市民的角度探討如何協助提升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具體的說,我們要如何讓政府知道市民要什麼,急市民之所急,解決市民要求解決的問題。政府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我們就要它聽、要它聞,不然的話,就要它食不甘味。我不主張動不動就示威遊行,我主張理性對話。但如果政府非要示威遊行才能聽到市民的呼聽,親建制派要向政府表現,示威遊行並非反對派的專利。

建制派要重政策研究

親建制派跟反對派不同的地方,是並非為反對而反對,而是為協助政府完善管治,是其是,非其非,為保障市民福祉而發聲;有時要敢於踢醒政府,但有時也不惜公開為政府辯護。

因此,親建制派要注重政策研究,要能提出可行的意見和建議,並且甘於落手落腳協助政府推行正確的政策。我們所有市民,都要抱以與政府為善,幫助其良好管治為出發點,積極的修復一個能讓政府成功的政治生態。做到將來不管是誰選上了特首,都有可能成功達致良好管治的舞台,讓他能好好施展。因為只有政府能成功有效施政,市民的福祉才能有着落。

回歸以來,我們已經前後蹉跎了十二年歲月,香港多年不進,已經退到邊緣化的臨界點。希望有更多人能逐步感受到整體的危機感,發奮思考和做事。趁此近兩年沒有大型選舉的空間,該幹點該幹的實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