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劉廼強 | 21st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247 Reads)

本月底香港立法會將審議政改方案,鬧了這麼久,不論通過與否,香港深層次問題都沒有得到解決,可見普選只是反對派無理取鬧的一個藉口,根本不是問題的所在。 

香港的根本問題是政治上,回歸十八年,人心不單沒有回歸,本土主義更急速病態化,反共之餘更進而反華,隔離主義正惡化為分離主義。經濟上香港GDP的93%是集中於金融、地產和旅遊相關的服務業,完全空洞化和二元化,缺乏活力和多元就業機會,社會流動性大降,貧富懸殊,青年被困在香港,苦無奔頭。再加上80後開始,青年普遍嬌慣長大,缺乏突破困境的鬥志和能力,造餅無力,集中分餅,矛頭直指所有既得利益者,因而針對建制,特別是政府,進而針對中央。這些深層次的問題,不論有沒有普選,中央和特區政府都一定要正視,並且要盡快尋求解決。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5th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144 Reads)

本周三立法會開始審議政改方案,對此,本欄的讀者對於方案將被反對派議員綑綁否決這不幸的結果,應早已無懸念。反對勢力下了死勁鬧了兩年多,千里來龍,在此結穴,這幾天正反雙方都在作最後動員,決戰局面將於表決結果出現之後馬上展開,用反對派的說法,就是“第二次佔中”。

“第二次佔中”跟第一次的主要分別,是前線主角換了。秀才作反,臨陣退縮的“三子”早就集體失蹤;“大台”動口不動手的學聯,也已告分裂,難以動員和領導。取而代之的是急於“上位”的“勇武”派,顧名思義,也就是沖動沒有頭腦的笨蛋。我同意時下主流的判斷,這回人數肯定大不如前,但暴力必然過之。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8th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158 Reads)

自上周立法會議員在深圳跟三名中央大員對話之後,建制派和反對派迅速不約而同的表示,對於普選方案將被否決,再無懸念。客觀的看,反對派既然已經把話說死了,又再四綑綁,在未來不到十天之內,如中央不作任何退讓,給他們某種下台階(這可能性已明顯等於零),反對派既沒有時間,更無空間轉身,即便想“轉軚”,實際上也不可能。有趣的是,私下里,雙方對此發展都感覺欣慰,對特區政府提前推出表決的行動公開表示歡迎。更加諷刺的是,反對派議員於社交媒體中警告建制派議員切勿在這議案之上“拉布”,要求速戰速決。於此看來,反對派很想趕快把政改方案否決掉,而建制派議員雖然聲稱要盡最大努力把它通過,事實上也非常清楚,否決權操於反對派手中,不如早日了斷。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3rd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54 Reads)

習近平主席拋出“一帶一路”的歷史性大策略之後,一石掀起千層浪,世界的重心,又再回到歐亞大陸這幾千年的常態。老外看得牙癢癢的,他們自己看不透,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還以為這是毫無意義的人云亦云口號。沒有錯,對許多西方記者和評論員來說,“一帶一路”只不過是一個不民主國家的領導人於頭腦發脹時大力一拍的結果,殊不知道歷史將證明這是驚天地,泣鬼神的舉措,是經過我國專家學者多少論證,千錘百煉的產物。現代中國決策的嚴謹和科學性,遠非西方許多連中文都不大懂的記者和評論員所能想象。 

 (閱讀全文)

劉廼強 | 1st Jun 2015 | 中國評論 | (124 Reads)

有見春節期間,大陸同胞瘋狂搶紅包,樂此不疲,弄到連一年一度的電視王牌節目“春節晚會”都失色,我兩個星期前在本欄有感而發:香港同胞絕大多數根本不知道有搶紅包這回事,也不知道整個搶的玩法,更不會參與其中。台灣同胞在這方面跟香港是難兄難弟,也好不到哪裡。這亦表示,香港和台灣已經自絕於大陸的流行文化潮流。事實上,港台與大陸交流,除了公事之外,一早已經找不到共同話題。這正是港台兩地本土主義發展到病態,要鬧獨立的主要原因之一。連共同話題都已經枯竭了,更談不上共同利益、共同命運了。 

對於大陸的流行文化,很多港人自然嗤之以鼻。在他們的概念裡,香港的流行文化才是最先進,內地的流行文化都是抄襲、垃圾。這既有主觀的偏見因素,背後亦有種種客觀原因。客觀原因中最重要的,就是香港人沒有選擇。內地的電影和電視制度縱有各種可讓人詬病之處,但至少它提供國人很多選擇。從國內越來越高素質的節目、至台灣的綜藝節目如深受全國人民歡迎的《康熙來了》、到國外節目如最新流行美劇等,今天內地的中國人都可以透過互聯網免費合法獲得。 

 (閱讀全文)

Next